Vanishmental

Do things with hands, mind, heart and soul. Be an artist.【文主盾冬相关】

【盾冬/Young and Beautiful】岁月如河,爱你如初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072641

想说的都写在视频简介里啦~
标题的话我想就是送给老冰棍最好的祝福啦(比心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坑了好久的视频终于填了!开心(⁎⁍̴̛ᴗ⁍̴̛⁎)

2017魔都盾冬only(=゚ω゚)ノ
圆满~(⁎⁍̴̛ᴗ⁍̴̛⁎)

[盾冬]李子很委屈的一个PWP故事

[ @冬喵 小天使点梗]

预警:PWP!

      黑化大盾×鹿仔冬兵

强制情节,李子普雷预警!!

OOC属于我

 再次预警!黑盾设定!雷者误入!

肾虚的AO3链

————————————

首先要给点梗的小天使抱歉拖了这么久

因为本命的PWP实在太难写了阿啊阿啊啊QAQQQ

删删写写好多次才弄完

写完之后作者觉得自己也不剩什么节操了……QwQ

虽然已经写了预警但还是很方,希望大家慎戳!![捂脸

【一年生】给我做一千个俯卧撑!立即执行!

预警:PWP=肉肉肉!看完大结局按耐不住洪荒之力的产物。(本来十五集直播当天就开头了结果拖到现在才写完也是蛮佩服自己的拖延癌……)

钢炮切开是黑的(www),暖暖软成一团。

教头炮×工作暖

OOC属于我

时间线:十五集后一个月


闲话不多说直接开车!

一辆校车(AO3)[因为分级需要戳proceed才能看到正文哦]

补上 图链 ,看不了AO3页面的小伙伴可以戳~

拖延癌患者沉迷泰剧坑再次发车,祝大家鸡年大吉,食用愉快www

【一年生】加长版!亲亲!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697345

看看导演和剪辑师把咱们逼成什么样了啊!
B站到处都是自制加长版啊!
剪辑师拿着超长亲亲原片不放出来啊!
可恶啊!过分啊!
【于是饥渴难耐的我也跟风来了一发,其实前天就做好了昨天磕直播忘放上来了……⁄(⁄ ⁄ ⁄ω⁄ ⁄ ⁄)⁄就当作是预热吧~没错我准备来一发一年生的文了,预计RPS中篇吧(˶‾᷄ ⁻̫ ‾᷅˵)】
我们的口号是!
自割腿肉!
自给自足!
导演车塞卡!

[ohm×toey]开辆车~学中文普雷

“P’Toey!怎么现在才来啊!”Ohm皱起脸,有些不满地开门,“明天就要给中国粉丝直播了啊,不是说好四点过来学的嘛!”

“呃呃!我记着呢!”Toey笑着伸手在对方的脑袋上使劲揉了揉,“刚才公司的姐姐让我过去有点事情,所以才晚了。”

“这样啊!”Ohm听完脸上立即多云转晴,咧开嘴来了个实打实的笑脸,然后拖着Toey进屋。

“Ohm啊……我完全没有中文基础,所以你教我一些简单的词语句子就好啦。”

“呃呃呃我知道!P’Toey你要喝什么?橙子汁?牛奶?”Ohm把Toey按在座位上,起身往冰箱走去。

“还是给我咖啡吧,昨天睡得好晚,今天上课都困死了。”Toey轻轻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这几天要忙着补之前跑宣传落下的课业,还要去参加公司的见面会策划,好像有点透支精力了。

冷不防地从背后伸出一双手将自己懒腰抱住,背后一只大型犬不停地挤挤挤,硬是逼迫自己给他挪出了一点位置。

“P’Toey!你这段时间真的太辛苦了,还是要适当休息啊,不要硬撑。”Ohm将头支在Toey肩上,Toey一转头就能看见Ohm写满担忧的神情,轻轻皱着眉的认真神情让Toey忍不住暗暗吞了吞口水。

Ohm长臂一伸,咖啡被放在了桌上。他拿起书哗啦啦地熟练翻到一页:“那就简单学些问候语好啦~明天肯定用得上。”

呼在耳边的热气让Toey有点忍不住缩起脖子:“好啦我知道了。Ohm,你坐在旁边那根椅子上啦,干嘛非得挤在我这里!”

“呜嗯~不要啊!”Ohm用自己的脑袋蹭了蹭Toey的头,“我已经有好久没看见P’Toey了!”宣传期结束后大家就分头忙自己的工作学习去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天天和P’Toey黏在一起了,Ohm有些怨念。

坐车指南(AO3肉链)

图链(AO3打不开可戳~)


——————————

完蛋了最近沉迷泰剧无法自拔……QwQQQ

看完OT直播后坑底坐穿简直有毒嗷……

【爱来了别错过】【framebook】【ohmtoey】请让我学会爱(剧情向视频)

最近掉进了泰剧坑啊😂😂😂OT夫夫甜到爆炸超级有毒啊!
被糖砸晕后剪的视频,谨慎食用2333
今天也会更盾冬文哒(笔芯)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072622



*碎碎念

写完了Seven Days。

初衷是每次回顾队1和队2都感觉中间的那段空白让人想要填补出来。但是实际上开始写詹吧唧变冬吧唧之后,感觉自己体会和展现出来的痛苦没有Bucky实际经历的万分之一。

中间有好几次都觉得太虐想放弃,但是总归是写完了,算是不圆满地填补了自己心目中的那段空白时光。

当然啦,Seven Days的灵感是借了圣经传说,希望塑造一个七天之内Barnes重生为冬兵的故事。

关于吧唧哥哥的称呼其实有小小的纠结,但最后还是选择了Barnes。因为私心里希望Bucky成为大盾的专属称呼www

文笔太渣,张力不够。很多地方自己都很不满意,特别是吧唧哥哥被九头蛇带走那里太平静了QwQ。以后有机会一定会修改的。

最后,谢谢观看和喜欢[鞠躬]。

[盾冬]Seven Days

1st2nd3rd, 4th5th6th

Seventh Day

猛烈的电击带来直冲大脑的剧痛,Barnes面目狰狞地想要离开手术台,然后又被束缚带重重拽回。每一次要进行新的实验前,Barnes都会被这样唤醒。

短短一天,那些穿着白大褂的九头蛇已经把Barnes改造得体无完肤。从蓝色的注射液、到铁臂、到钉入关节的加固金属、到装入腹部的自动爆炸装置,现在的Barnes已经成为了一部优良的人形兵器,富有力量、灵活并且受到控制。

“那么接下来,就是服从。”左拉在十小时前笑着对Barnes说到。然后指挥其他人搬来一个仪器,他们小心翼翼地固定住Barnes的头部,然后连通了电流。

那是Barnes并不愿意过多回忆的经历。剧痛可以通过嘶吼来发泄,然而真正可怕的是半梦半醒之间Barnes发现自己开始渐渐遗忘。忘了参军的经历、忘了童年每天穿行的布鲁克林小巷、忘了自己,甚至忘了Steve。

他在白色的、空茫和灼热的密闭空间里,又仿佛变回曾经稚嫩的少年。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人、同伴、自己的Steve逐渐远离,他只能紧紧抱住自己的脑袋痛哭流涕,仿佛抱着一个易碎的梦。

每一次醒来,都会有一个人对着自己用俄语念着固定的单词。接下去是催眠和行为训练。这一系列漫长而复杂的过程,他们称之为“mind control”。

……

Barnes沉默地躺在手术台上,不间断的洗脑让他变得安静而阴沉。仪器再次被固定在Barnes的脑袋上,Barnes默默地咬着牙想要在这场没有尽头的战争中再撑久一点。

……

Barnes感觉自己躺在柔软的地上,不断有闪回的往事让他茫然而无措。他伸手想要握住一块记忆的碎片,却握住了一只干燥温暖的手。他拼命睁开眼,是Steve正微笑着无奈地看着自己。

他跟着Steve缓慢地前行,身侧不断闪回着模糊的画面和声音——他看到了童年在街道奔跑的自己、给自己烤面包的母亲、和自己打架的孩子头;然后是第一次撞见Steve的情景,和Steve一块儿上学或者溜进电影院看电影,感恩节的时候自己的母亲邀请Rogers太太和Steve一同来吃晚餐;他有时会陪着Steve去送报纸,然后在Steve偷偷把剩下的报纸塞进鞋后跟的时候大声笑他;他参军前的那个晚上,Steve倔强的眼睛里有世界上最美的光芒;Steve把他们从九头蛇总部救回之后,Steve红着脸亲吻病床上的自己的模样。

Barnes不禁微笑了起来。从接受洗脑以来,Barnes无数次造访这片梦境,但这是第一次他在这个空茫的空间里感到平和与舒适。

Bucky跟随Steve停下脚步,眼前是一个黑匣子。身侧飞驰而过的片段纷纷进入了匣子中。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了,Bucky。”Steve转过身,眉眼里全是温柔与心碎,“对不起Bucky,但是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了。”

“嘘嘘嘘……没事。”Barnes微笑着,他很感激梦境中Steve为自己做的一切。他想伸手在拥抱Steve,但对方却化成一片虚影。

“Bucky,我……”

“我知道你尽力了,Steve。”Barnes拼命止住眼泪,以免表现得太像个小姑娘。

“Steve。”他最后一次叫道。

Steve慎重地跨进黑匣子,冲他点点头。Bucky知道自己没有时间了,甚至没有时间再做好好的告别。

他走上前,关上了盖子。将往事和Steve一同封存,然后藏进心里最深处的隐秘角落,这成为了Barnes唯一的安然。

……

“желание(渴望),ржавчина(生锈),семнадцать(十七),рассвет(黎明),печь(火炉)……”Barnes睁开了眼睛,眼睛里空无一物。

“……девять(九),доброта(善良),домой(回家),один(一),грузовик(货车),солдат(士兵)。”发声者合上了本子。Barnes的神情爆发出狠戾,他是目前世界上最优良的武器。

“请吩咐。”

[盾冬]Seven Days

1st2nd3rd4th5th

Sixth Day

Barnes模糊感觉右手臂上传来刺痛,然后他发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清醒。他逐渐能感受到周围的声响,逐渐有光线透过眼皮渗透进来。他听到有很多人在自己周围走动,时不时会有人压低声音交流,有机械运转的声音,检测体征的仪器在耳边响个不停。他感觉残缺的左臂传来震动感,他感觉有冰凉的液体通过左手背上的针头流入血管。

他逐渐感到有力气睁开眼睛。慢慢有光线闯入视野,然后,然后他看到了电锯,小巧的、精致的医用电锯,一寸寸地、不容反抗地刺进自己的左肩,震动感更明显了,细小的血末在电锯的切割下翻飞进空气里。

而Barnes却感觉不到疼痛。他尚未有足够的力气大叫,所以只能小声地呜咽着转过头去。由于肢体被牢牢地固定在手术台上,头部成了Barnes唯一自由的地方。无论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有多恐惧,他能做的只有别过头去,逃避,同时忍受。他只能忍受,对于这些遭遇,他能做的,只有默默忍受。

震动声停了下来,Barnes觉得胃在翻腾,除了恶心他没有其他任何感觉。麻醉药物的作用让他的感官像是蒙了一层纱。

四周寂静了一会儿,然后左拉来了。他仍然是咧嘴微笑的样子,Barnes从左拉厚厚的镜片反光中看见了自己狼狈绝望的模样——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左拉能够重获自由。

左拉朝穿着白大褂的人挥挥手,然后原本头顶输液的透明葡萄糖袋子被取下,换成了蓝色的可怖液体。Barnes沉默地看着蓝色的液体顺着导管留下,消失在自己的手背里。

左拉及时地开口:“Barnes中士,感谢您为战争和科技的付出,我们都知道,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而您的存在,将成为推动历史前进的关键。您的牺牲——当然包括您那可怜的手臂——将永远被铭记。”

左拉拿起针头,缓缓将麻醉药物推入Barnes动脉中。Barnes用最后的力气撑起头,张开嘴发出困兽般嘶哑的声音,像是急切的询问。

“Barnes中士,您放心。Rogers队长对我的逮捕任务是成功的,美国队长不顾一切地对抗九头蛇、战胜纳粹的壮举将被载入史册。”

任务是成功的……这是什么意思。Barnes眼前突然黑暗一篇,失力摔回了手术台。

Barnes听见有人一直在叫自己,是Steve的声音。他努力向前跑想要追上声音的主人,但是声音却越来越远。四周的空气变得炙热,他不断奔跑想要逃离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但是空间似乎没有尽头。Barnes的内心越来越焦灼,他仿佛被困住了,热乎乎的空气仿佛生出了无数双手死死地抓住他,撕裂他。从左臂,到脊椎,到整个背部,他被完全地撕裂,剧痛让他忍不住嘶吼。

然后他又被粗鲁地拼凑起来。

头顶开始落下水珠,很好地缓解了Barnes的焦灼。他抬起头,挚友拿着小时候家里浇花用的喷壶在浇灌自己。他还是那样瘦瘦小小的样子。Barnes稍微平静了下来,停止了吼叫和流泪……

等等……挚友……那是……那是,他是Steve!老天!自己刚才差点忘了Steve的名字!他痛苦地抱住头部,头痛像猛兽一样向他袭来。他感到刚才被撕裂的似乎不只有自己的身体,还有该死的脑子。

他瞪大眼睛不停落泪,他大吼一声想要摆脱这种无措。

然后他弄醒了自己……

他睁开眼,心里的焦灼仿佛烈焰一样逐渐吞噬着自己。他看见自己抬起了左臂,那是一块金属制成的肢体。他能感受到左臂的灵活和强壮,但是他不能、也不想控制其行动。心口的火焰仿佛烧进肺叶,将要冲破喉咙窜出口中。他再也控制不了自己。

Barnes蓦然瞪大眼睛,神情狰狞,金属臂猛然抬起,掐住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实验员。剧烈动作让Barnes不仅感到左肩快要撕裂开,后背脊椎仿佛也快要断裂。

这种直冲大脑的痛楚让Barnes有些茫然,他还来不及适应调整自己的身体。四面八方已经赶来许多人,他们慌乱而粗鲁地将Barnes重新按回手术台。重新固定住他的四肢。

然后实验员拿着注射器冲上前,将针头重重扎入Barnes体内。

他再次昏睡过去。